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穿越>小仙女种田忙小说最新章节(陈阿娘周竟迟)全文免费阅读

第4章 我愿意娶

小说:小仙女种田忙作者:一安时间:2021-09-13 21:25:02

自打陈牙子被吓跑,赵氏更是变本加厉的折磨陈阿娘,将家里的活全压在她身上,做不好要挨骂,干不完?干脆别吃饭了。

原本陈阿娘就吃不饱,经常在河边烤鱼吃。赵氏不让她吃饭,正好,一到饭点她就去河边,回来再带点猪草,谎称割猪草去了。

又到饭点,陈阿娘借着割猪草的由头,去了河边。从芦苇丛里拿出工具,刚捞起鱼,就听一道巨大的落水声响起。

陈阿娘吓了一跳,平时这儿也没人来,莫非是野兽?她放下鱼,蹑手蹑脚的走过去,朝河面看去。

“救……救命!有没有人,救命……呜呜呜。”

落水的不是野兽,而是个六七岁的孩童!欢呼

人就在眼前落水,不能不救。好在这孩子只掉在离河边不远的地方。陈阿娘将捞鱼的工具扔到河里,大声呼唤:“喂,你抓住筐,我捞你上来!快点,再扑腾就上不来了!”

她又不会水,跳下去救人是不可能的。

孩童吓傻了,听见这话,本能去拽筐,筐底的隔层铺满石头,沉到水里,孩童拽了半天才趴到筐上,哭声发颤:“姐、姐姐,救我,我不要死……”

孩童扑腾出的水花声和他的哭喊声重叠在一起,陈阿娘使出吃奶的劲儿往回捞。

突然,孩童好像卡住了,拽也拽不动。

孩童似乎也察觉了,小脸上尽是恐惧,声音颤个不停:“姐姐,水里有人、有人拽我……”

陈阿娘心里一突,水里有人?这一失神,她自己也站不稳了,脚下一滑,朝河边扑下去。

河水由浅至深,这一扑,怕是两人都上不来了。陈阿娘闭上眼睛做好溺水的打算。

倏然,陈阿娘要腰间一紧,被一股力量带上去,身体一旋,跌进一宽厚的胸膛中,对上双眼,漆黑深邃的眸子布满担忧和慌乱。

周竟迟?竟然是他。

陈阿娘瞪大双眼,从他眸中倒影出的影像中看到自己慌乱的神情,呼吸一窒。

“救、救我……”

糟了!陈阿娘迅速从怀抱中挣脱出来,转身要去救那孩童。刚一动,身边的人飞快跃入水中,拽着筐沿,抱起孩童,上了岸。

孩童呛了水又受了惊吓,这会儿已经昏迷过去了,小手紧紧攥着周竟迟的袖子,生怕他消失似的。

“珩儿,珩儿?”周竟迟低唤几声,抬头看向陈阿娘,“麻烦姑娘替我去叫个郎中,到我家去。”

尽管他表现的还算镇定,眼底的自责和慌乱已然出卖了他。

前世陈阿娘受过些急救的训练,溺水营救便是其中一项。她蹲下来看着周竟迟,神色认真:“叫来郎中,最少半个时辰,那会儿恐怕晚了。你若信得过我,我先急救。”

周竟迟看着她的眼睛,那里面写满认真与威严,没来由的让他产生信任:“有劳姑娘了。”

陈阿娘让他将珩儿平放在地上,她跪在旁边,双手重叠按在珩儿胸口,用力下按,一分钟三下的数着。

少顷,珩儿咳了两声,吐出一大口水。

周竟迟见状,眼底略过一丝惊愕。

陈阿娘并未停下,趴下身往珩儿嘴巴里渡了几口气,等珩儿再次咳嗽,并有转醒迹象才停下,起身揉了揉膝盖:“好了,他醒了。你再找个郎中检查检查。”

周竟迟看着珩儿,见他睁开眼睛,才松了口气,转头要和陈阿娘道谢,却不见她身影,心绪复杂。

周竟迟请了郎中,郎中称若无陈阿娘的急救,只怕自己也无力回天。

他听的心惊,倏然想到什么:“劳烦先生和我走一趟,陈姑娘也浸了水,替她检查下身体。”

陈阿娘饿着肚子回到家,她娘不在家,估摸着被赵氏赶去干活了。厨房里连粒米都没得剩,她在水井边喝了几碗水,回屋子躺在炕上,脑子里浮现周竟迟那慌乱的模样。

“丧门星,回来也不知道去厨房把碗刷了,和你那个懒娘一个样儿,懒死算了,又懒又丑,看以后谁娶你,臭到家了你。”

赵氏刺耳的声音穿透木门传进来,陈阿娘思绪打断,翻个身,不理会。

“我愿意娶。”

男子硬朗的声音响起,陈阿娘错愕,猛地坐起来,这声音是……是他?

赵氏被突然进来的周竟迟吓了一跳,听这话有点没反应过来:“你、你说啥?你要娶她?那我家秀秀咋办,你不娶秀秀了?”

周竟迟冷眼扫过赵氏,全然没把她放在眼里:“陈秀秀品行不端,不配嫁入我陈家。倒是阿娘,心地善良,四体通勤,我有意下聘,不知阿娘的娘亲可否在家?”

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。他要娶陈阿娘,自然得找她娘了。

赵氏还没从惊愕中回过神,周竟迟便打发郎中去看陈阿娘,自顾自的坐在石桌边,轻敲桌面:“你要多少聘礼,我回去准备。”

赵氏一听钱,眼睛发光。左右陈秀秀也看不上周竟迟,他又看上了陈阿娘,何不趁这机会,把那害人精扫地出门,还能换点银子。

赵氏的算盘作响,笑容殷切:“阿娘是我看着长大的,虽说咱们一个村儿,我也舍不得她嫁出去。但你们晚辈的事儿,你们开心就成。聘礼嘛,我也不多要,三两银子。一个子儿都不能少。婚期呢,越快越好。”

陈阿娘听的胃里一阵翻滚,赵氏可真有脸说。不过周竟迟下聘,是闹的哪一出?他不是要娶陈秀秀吗。

周竟迟将三两银子拍在桌子上,定下明日便来娶亲,临走前嘱咐陈阿娘好生养身体。

周竟迟走了,陈家炸开锅了。陈秀秀跑出来指着陈阿娘的房门破口大骂狐狸精,又抱着赵氏痛哭自己不甘心。

陈阿娘心思复杂,满脑疑问,周竟迟看上自己了?她可不这么想,或许只是她救了他亲人,所以他要报恩。这里有说得过去。

她也无所谓嫁给他,总归比被卖给人牙子好太多。

陈阿娘接受现实,关进房门,进入空间,先用空间水洗了脸,又在空间里打坐片刻,静下心后,琢磨怎么改善生活条件。

手机上阅读

点击或扫描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