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仙侠>最开始我只想退婚小说最新章节(李萱萱,谢时训)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阅文
在线阅读

最开始我只想退婚小说最新章节(李萱萱,谢时训)全文免费阅读

是桃子呀仙侠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最开始我只想退婚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最开始我只想退婚》是作者佚名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的小说《最开始我只想退婚》讲述的是:李萱萱穿进一本古早男频仙侠文,成为男主指腹为婚的未婚妻。 文中,原是天之骄子的男主,因修为被废而跌落低谷,又在经历三番五折后,成为修真界第一人。 可惜本文是古早!退婚流!爽文! 李·未婚妻·萱萱:“……” 为了自由故,李萱萱勇走退婚情节! 然而退婚后,李萱萱发现,男主好像有点不对劲。 —————— 出身凡人世家,拜入名门正派的谢时训,容貌出众,天赋极高,性情温...
更新时间: 2023-03-19 16:08:00
免费阅读

  李萱萱的双眸顷刻大亮,“你快去帮——”

  李萱萱一边说,一边往后指,然而她话还没说完,人也还没转回来,后脖子突然便是一痛!

  双眼一黑,她顿时陷入昏迷中。

  前头的谢三正准备放开手脚的时候,却从后头传来李萱萱的声音,他侧身回看,正好见到李四一掌劈向李萱萱!

  “李四!你在做什么?!”

  李四轻哼一声:“这会还有空担心别人?担心担心你家主子吧!”

  谢三一听,当即瞪大双眼,一边提剑上前一边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?主子怎么了?你给我说清楚!”

  然而李四说完,便已经拖着李萱萱离开,谢三便是想追上去,却也被那一群人围住,根本脱不开身。

  不一会儿,哨声响起,这一群人也在瞬间退去。

  谢三站在原地,想想后,转身向着自家主子所在的客栈跑去。

  ……

  ……

  李萱萱再次睁开眼,是被马车的颠簸给晃醒的。

  马车内,只有她一人。

  但她的双手、双脚均被绑住,并被直接扔在车板上。

  难怪这么颠簸啊!

  李萱萱用手肘撑着车板侧身坐起,之后又撑在座位边缘,成功地让自己坐到了软垫上。

  看着自己被绑住的双手,她犹豫再三后,还是决定用自己那一口好牙解开它。

  不过绳子虽然很粗,但却绕了很多圈,加上外头不时有人翻帘查看,李萱萱解得并不太顺利。

  她一面耐心解绳子,一面在脑海里思索:

  会是谁绑架她呢?

  原主生活交际简单,除了谢、李两家,并无其它来往对象。

  今日在李府,她已经按着李广平的意,将婚约给退了,只除了没给订婚信物。

  但她离开李府时,撒下的那些药粉,足够让李府变得兵荒马乱,怎还腾得出手来抓她?

  除了李家外,也就只有……秦家?

  李萱萱的猜测,在她被押下马车时,得到了验证。

  场上除了两辆简朴的马车外,此处中间还停放着一辆超豪华版的马车。李萱萱没空细看其豪华之处,只见到车厢上有着一个由金色描绘而成的‘秦’字!

  该马车两边各站了十来人,一群人浩浩荡荡围成一个半圆,似是在堵什么人。

  李萱萱等到被推搡着上前,即将站在豪华马车前时,她才认出来,此地——

  是断头崖!

  与寻常悬崖不同,断头崖的上崖路异常宽阔和平缓,是乘坐马车也能上来的程度,但崖的另一边,却几乎是垂直面,且崖下深不见底。

  据传,此地是某位修真者一剑将地面劈开再掀起而成。

  但不论成因,只看此地被命名为‘断头崖’,便足以见其凶险,至少以原主近几年的记忆来看,从未见过坠崖生还者。

  思及此,李萱萱正好也站定。

  下一瞬,看清楚对面后,她不禁倒吸一口气。

  为警醒世人,有侠义之士在断头崖上竖立起一块比人高的石头,其上以兵器刻出‘断头崖’三字。

  而此时,这块石头却被缠上粗绳,绳子的两端拉到悬崖边,正绑在一轮椅上,此时的轮椅已有一半悬空!

  其上,正是谢时训!

  这时,豪华马车里走下一位锦衣公子,他人一出来,便将一包袱扔向李萱萱:“说,玉蝉簪子在哪?”

  “不说,”锦衣公子指向悬崖处,“那,就是你的下场!”

  李萱萱看着脚下已经散开的包袱,连着妆匣里的东西都滚落出来,不禁庆幸自己在见到谢时训仔细收好玉佩时,便选择将簪子贴身藏好。

  不过……

  她太好猜了!

  能藏的地方有限,李府、包袱、还有……她自身。

  李萱萱沉默间,另一辆简朴马车里走出一女子,着粉色裙衫,梳双髻,描柳叶细眉,衬得一双杏眼格外醒目。

  “姐姐。”

  “府里招待贵人的饭菜,是你动了手脚吧?”

  锦衣公子冷哼一声:“不是她就是他,这两人都脱不了干系!”

  女子闻言,向着锦衣公子行了一礼,“思思代姐姐向秦公子道歉,还请秦公子原谅姐姐受了他人的蛊惑。”

  锦衣公子忙上前抓住女子的手,一边扶起一边道:“好说!好说!”

  听到此,李萱萱哪还能不知道两人的身份?

  男的,便是秦家公子,秦超;女的,则是李广平之女,李思思。

  李萱萱低头,不去看两人‘黏糊糊’的模样。

  这时候,豪华马车里突然传来一道沉重悠长的哼声,震得秦超马上松开李思思的双手,挺直身板,义正辞严地道:

  “思思,你去搜她的身,我负责姓谢的!”

  秦超话是这样说,但哪怕谢时训这会被绑着,他也依旧带上两个手下,且离得还有好几米,便停了下来。

  “谢时训,我劝你乖乖把兰花玉佩拿出来!”

  “否则,你的小娇妻就要过去陪你了!”

  因着轮椅有一半悬空,便无法保持平衡,正常人坐在其上,只会不受控地往后。

  但谢时训却依旧身姿挺如青松,面色更无半分动摇,听闻秦超的话后,声线平缓地反驳道:

  “我们已经退婚了。”

  秦超却是半点不在意:“退婚了又如何?”

  “就算你退婚了,还不是一听到她在我们手上,就乖乖地跟我们过来?”

  秦超这话说得极为大声,话里还有些嘲讽的意味。

  李萱萱听到这话,不由抬头转去看不远处的谢时训,对方似是有所感,也看了她一眼,不过很快便收了回去。

  “姐姐,都生死临头了,还有空在这里眉目传情?”

  李萱萱正视面前的李思思,有些不解地问到:“李家如今也要仰秦家的鼻息吗?”

  李思思闻言,唇角露出几分讥笑,她压低声音道:“虽说姐姐常年生活在庄子上,但难不成,清和城的半点风吹草动都不知晓吗?”

  李萱萱皱眉:“秦家竟这般势大?”

  李思思呵笑两声后,便不耐地说到:“姐姐还是将簪子交出来吧!免得整个李家都要为你陪葬!”

  “你怎知交出簪子后,我们就能平安无事?”

  李萱萱虽然还不知全貌,但却直觉,玉蝉簪子在,他们尚且还能无事,可一旦交出簪子,只怕李家在秦家那,也没了用处。

  李思思看不清,难道李广平也看不清吗?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欢迎联系我们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iktxt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