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武侠>死人经小说最新章节(顾慎为,翠兰)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阅文
在线阅读

死人经小说最新章节(顾慎为,翠兰)全文免费阅读

冰临神下武侠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死人经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死人经》是作者佚名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的小说《死人经》讲述的是:  一本死人经,半部无道书。   斩尽千人头,啖吞百身骨。   ...
更新时间: 2023-05-11 17:36:50
免费阅读

  顾慎为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,驱赶紧追不舍的睡意,他已经驱马奔驰差不多一整夜了,又困又乏,头晕目眩,这才深刻体会到骑马是多么辛苦的一件事,想当年从中原万里迢迢迁往西域时,他一路上蜷在家人的怀里,几乎没感受到戈壁大漠的严酷。

  他止住马,面前有两条路,一条偏北,一条偏南,杨师父只说一直向西,可没说南北如何选择。

  幸运的是路上开始有行人了,不幸的是头几拨人都不会说中原话。

  顾慎为对杨峥师父交给自己的任务十分在意,受不了在路上干等,干脆随便选择偏北的路,跑了一阵,终于碰到一伙牧民,其中一位竟然说得一口流利的中原话,他告诉顾慎为走错路了,听说少年想找“杨元帅”,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  “都城没有杨元帅,整个疏勒国也没有杨元帅。”

  “杨师父说有,就一定有。”顾慎为十分肯定地说,一个牧民大概从来没见过什么高官贵人。

  “哈哈,你的师父真会编笑话,我们疏勒国没有元帅,只有将军和都尉,就算有元帅,干嘛用一个姓杨的中原人?”

  牧人们大笑着离开,留下顾慎为一个人呆在原地。

  顾慎为不是傻瓜,他不过是单纯了一些,因为从来没受过欺骗,人生中最大的挫折也不过是被两个哥哥欺负一下,所以很容易相信并接受父亲与师父的种种说辞,一旦开始仔细琢磨,他立刻就发现整件事情从头到尾都不同寻常。

  少年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  顾慎为调转马头驰回原路,脸绷得紧紧的,发现自己被排除在家族事务之外,感觉非常不好,他很想知道再见时父亲和杨峥会怎么解释这一切。

  直到中午,顾慎为也没遇着姐姐等四人,一队商旅从东而来,人人神色慌张,好像刚遭到抢劫似的,其中一人大概是出于好意,对着独自骑马狂奔的少年高声叫道:

  “回头!回头!”

  顾慎为没有理会这个善意的提醒,心揪得更紧了,跨下的马已经口吐白沫,他仍然用马鞭狠命地催促它跑得再快些。

  半个时辰之后,他远远看到一杆长枪笔直地树立在路边,微微摇晃着,像一根失去旗帜的旗杆。

  枪头上插着一颗人头,白发零乱地飘动着。

  到了近处,顾慎为认出那果然是自己的师父,顾家的老仆杨峥,双目圆睁,似乎对自己的死亡很不服气。

  他曾经用一杆长枪连挑三人,只不过隔了一夜,就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,杀他的人一定是为了示威,才将他的头颅插在长枪上,向来往的路人展示。

  接着,顾慎为看到了地面上横躺着的尸首,不只一具。

  杨峥的尸体就在长枪附近,身上没有一道伤痕,杀他的人干净利落,只一招就取下了首级,顾慎为无法想象这人的武功高到何种程度。

  旁边还有三具尸体,一具是丫环菊香的,前胸和脸部刀伤纵横,鲜血染红了衣裳,她根本不会武功,杀手却多用了几招,似乎只是为了折磨她。

  另一具是小书童茗香的,他还穿着小少爷的衣服,顾慎为只能通过衣饰判断出尸体的身份,因为茗香的头颅不见了,没插在枪头上,也没丢在附近。

  顾慎为从马上摔下来,双膝跪下,忍不住呕吐起来,直到胃里再也没有东西可吐,他才强迫自己去看最后一具尸体,因为这具尸体很奇怪。

  令顾慎为稍稍心安的是,这最后一具尸体不是姐姐,而是一名少年,与自己的年纪差不多,身上与菊香一样伤痕累累,但是相貌陌生,他从来没有见过。

  顾慎为跳上马,继续向东奔驰,他要知道姐姐的下落,要回家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  在他的印象中,顾家没有敌人,在中原没有,在西域更没有。

  时至黄昏,顾慎为回到了庄园山下的小村庄,这里的十几户村民都是顾家的佃农,平日里的这个时候,正该是炊烟袅袅的景象,今天却家家紧闭门户,没有一缕烟升起。

  向山上望去,顾家庄园已经化做一片灰烬。

  顾慎为来到自家的大门前,跳下马,呆呆站立,心中一片茫然,望着黑黢黢的废墟,好像被一个奇怪的梦境困住了,无论怎么用力也醒不过来。

  家就这么没了吗?人就这么死了吗?

  顾慎为踩着仍有余温的碎瓦与断木,挨间屋子查看,就像屋顶和墙壁还存在似的。

  这是一场毫无反抗的屠杀,每具尸体都留在原地,已然烧得面目全非,但是根据位置,顾慎为仍能大致判断出死者是哪一个。

  父亲顾仑与母亲许氏并排躺着,双双被斩去了头颅,顾慎为得费力地拨开上面覆盖的砖瓦木块,才能见着两具瘦小的骨骸。顾仑一身武功,在儿子心目中是了不起的英雄,面对外敌竟然毫无察觉。

  两个哥哥也躺在原处,同样被斩去头颅,同样死得静悄悄,苦练十几年的身手没有丝毫施展的机会。

  仆人与庄丁都是全尸,杀手似乎只对主人的头颅感兴趣。

  但是姐姐仍不见踪影,她的房间里只有三个丫环的尸体,虽然烧得不成样子,顾慎为仍能认出其中没有一个是姐姐。

  从小生活无忧,自幼备受宠爱的少年,突然间陷入家破人亡的境地,最初的感觉只是恐惧,他的家没有了,今后谁来保护他、指引他?

  他还想着等姐姐出嫁以后再正式迈入大人的世界,转眼之间,他发现自己孤零零地留在一个陌生的世界里,前途未卜,眼前一片迷雾。

  慢慢地,愤怒占据了少年的心,他要找回姐姐,他要报仇,杀光所有仇人,不管仇人有多少、来自何方。

  一旦起了报仇的念头,顾慎为一下子恢复了理智,不能就这么空手去找敌人,他需要一些资本。

  庄园遭到了杀手们的劫掠,大部分财物都被一扫而空,但是总会有漏网之鱼。

  顾慎为从来没关心过家中的财政状况,但是此时此刻,许许多多的生活细节在脑海中回闪,他从中推断出一些小秘密。

  在二哥的床下,他挖出了一小包银子,推开上面的尸体时,他险些流泪,但是强忍住了,泪水有什么用?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,这一招或许能带来安慰与帮助,现在却只是意味着软弱与耻辱。

  复仇之路很漫长,他现在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,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家人的遗骨该怎么处理。

  顾家的主人连全尸都没留下,被大火烧得只剩焦黑的骨架,轻轻一碰就会折断,顾慎为小心翼翼地将两个哥哥的遗骨抱到父母的房间里,与另两具遗骨并排放在一起。

  说是“房间”,其实哪还有什么房间,屋顶坍塌,墙壁倾倒,一地的灰烬、砖瓦、烧焦的木头和铜铁器,要不了多久,这里就会成为荒冢,断壁残垣长满青草。

  顾慎为曾经见过这样的村庄,草丛中白骨森森,成为爬虫的巢穴,被经过的鸟兽任意践踏。

  他不能让自己的亲人残缺不全地死去之后,再遭受这种折磨。

  顾慎为突然硬下心来,找来一块墙砖,跪在地上,将四具遗骨砸得粉碎,每一下他都砸得那么用力,好像在对待仇人似的,不知从何时开始,他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。

  “上天不公!”

  顾慎为恨恨地说道,捧起骨灰撒向空中,顾家不该遭遇这样的下场,父亲顾仑虽然习武,但是从不涉足江湖恩怨,在朝庭中更是小心谨慎,向来不肯得罪人,坚持忍让之道,有时甚至到了软弱的地步。

  或许父亲暗中有敌人,可是顾家已经不远万里迁到了西域,还有什么解不开的结非要追杀到这里呢?

  顾慎为想不通,他将这一切归罪于上天,抓起那块墙砖,狠狠向空中抛去。

  上天在残忍地对待顾家之后,似乎还想再嘲讽一下顾家的小少爷,墙砖只升起数尺高,划着讽刺性的弧度落到了“门”外,当的一声砸在门口花盆上。

  盆内的石榴树已化为一截黑木,花盆也烧得脆硬,随着那一声响,裂为数片,委顿一地。

  顾慎为的力量早已耗尽,抛出墙砖之后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,双手撑地,气喘吁吁,连诅咒的劲儿都没有。

  仅仅片刻之后,上天的嘲弄就变成了奇迹的展现,顾慎为抬起头,正好看到那团还保持着花盆形状的土壤,他突然想起了什么。

  接着他像疯了一样跑到外面,双手用力拨开焦土,将花根扔到一边,从盆底挖出一只很小的油布包,轻轻捏了一下,确定里面是一本书,终于松了一口气,小心地将它塞进怀中,放在小包银子后面,贴身藏好。

  他想起了刚迁到西域时有一晚无意中看到的场景:父亲将一件东西塞到在花盆里。当时他困得要命,对父亲的举动只觉得疑惑,却没有认真分析,在这家破人亡的时刻,脑子里灵光一闪,他猜到父亲藏起的东西是什么了。

  小油布包里藏着的乃是“合和劲”的速成法门。

  “合和劲”分阳劲九层和阴劲九层,即使是修行时间最长的顾仑,阴阳两劲也只达到第五层,但是有一种速成法门,能够在很短时间内大幅提升功力,只是隐患很大,历代顾家传人很少有人修炼。

  顶层的“合和劲”将是天下无敌,顾慎为对此深信不疑,突然之间,上天不再是顾家灾难的罪魁祸首,恰恰相反,它向顾慎为指明了一条报仇的道路。

  顾慎为刚刚咒骂过上天,所以,他更愿意将这个奇迹称之为“神意”,他才十四岁,向来生活在父兄的羽翼之下,从没想到过有一天将要承担复仇的重担,他甚至隐隐希望死去的是自己,两位哥哥哪一个都比他更适合为家人报仇。

  他需要一个“神意”来支撑复仇的信念。

  但是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找到最后一位亲人,那个最宠爱他的姐姐翠兰,她或许还活着,正在某个地方承受折磨。

  “神意”这时又开起了玩笑:庄外突然响起尖锐的哨声,在寂静的黑夜中显得格外惊心动魄。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欢迎联系我们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iktxt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