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历史>重返大明:我朱厚照揭棺而起小说最新章节(朱厚照,朱厚熜)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阅文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

重返大明:我朱厚照揭棺而起小说最新章节(朱厚照,朱厚熜)全文免费阅读

骑辰尾历史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重返大明:我朱厚照揭棺而起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重返大明:我朱厚照揭棺而起》是作者佚名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的小说《重返大明:我朱厚照揭棺而起》讲述的是:我叫朱厚照,大明的奇葩皇帝之最。万万没想到,我在驾崩之后,拥有了在生死簿上反复横跳的技能。 我见过大明的民生百态,虽然都是好的一面;曾经远赴北疆陷阵杀敌,虽然只杀了一个。 但最羡慕的还是五百年后繁荣昌盛。 那可真好啊…… 于是我抱着皇祖的大腿,哭着喊着要再来一次。 所以,朕又成了皇帝。...
更新时间: 2024-05-29 11:10:53
免费阅读

  张太后歪在床上,嘴里止不住的呻吟。

  感觉自己不是这儿痛,就是那儿疼。

  反正全身上下哪哪儿都不舒坦。

  归根结底,都要怪那个不孝子!

  活着的时候就气自己,死了又让自己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  现在竟然还死而复生吓自己!

  真是生了个活祖宗,合该自己供着。

  张太后捂着心口,想起朱厚照,眼泪就一串串往下掉。

  宫女小心翼翼地进来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  在张太后榻前福了福身,小声道:“太后,建昌侯来了。”

  张太后立马坐起身,眼睛都亮了。

  “禀告什么?还不快让他进来。知道如今是什么情形吗?一点小事都做不好!”

  张延龄进来的时候,就见自己姐姐面色红润地坐在床上,慈爱地望着自己。

  他半点不客气地往绣墩上一坐,张口就道:“都怪姐姐你,非把大哥塞进去安陆的人里头。现在倒好,我外甥活过来了。回头追究起来,我俩一个都落不得好!”

  张太后气不打一处来,指着张延龄大骂。

  “若非你同鹤龄不争气,我何苦要去讨好兴府?我为你们筹谋,你们倒好,反过头来怪上我了?!”

  张延龄撇嘴,“先别窝里斗了。还是想想办法,怎么让我那大外甥消气吧。”

  说罢,又埋怨上了。

  “你说你叫人领军去安陆干什么?非得把排场闹这么大。现在还得指望首辅来擦屁股。人家要是不乐意,呵呵。”

  张太后脸上青一阵白一阵。

  “我这不是想着阵仗大了,显得我重视,兴府那头见了也高兴。回头你跟鹤龄出事,也不怕弹劾。”

  谁能想到自己儿子又活了呢?

  这是张太后的小心机。

  旨意过了内阁,就是她与阁臣的一致意见。兴府不见得会承她的情。

  张太后可不会干出让别人摘桃子的事。

  可现在,好处没让人捞着,反倒要人帮忙。

  张太后脸皮不太厚,有点张不开那嘴。

  张延龄见姐姐犯愁,就拿出自己在家时就想好的主意。

  “要我说,要不就干脆立兴献王的长子算了。省的麻烦。”

  他大剌剌说道:“反正外甥也不待见我和哥,不如换一个能听你话的。那孩子年纪小,倒是还能调教。”

  张太后瞪大了眼睛,“你这是要我夺了自己儿子的帝位?”

  张延龄两手一摊。

  “不然呢?遗诏也发出去了,丧钟也敲过了,护军也派出去了。前面我们犯不着揽事儿,有阁老们顶着。后面那件,要是他们撂挑子不干。姐,你能落到什么好?”

  他指指张太后,又指指自己。

  “我们姐弟仨,怕是都得被秋后算账。”

  张太后蹙眉思量。

  她倒是不怕,那是她儿子。难道还能反了天了?

  可两个弟弟就难说了。

  张太后也不是不知道儿子对舅舅们的厌恶。

  张延龄又加了一把火。

  “若是兴府那小子,知道姐姐你为了让他即位付出这么多。一定对你感恩戴德。往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他还敢反不成?”

  张太后有点心动。

  自己儿子显然已经养废了,忤逆得很。要是换一个,好好管教,未必不如亲子。

  要是自己一力推举他上位,日后对自己不敬,脊梁骨都得被人戳断了。

  张太后思及此,扬声令人进来。

  “去请首辅过来,我有大事与他商量。”

  斜睨了一眼傻笑的张延龄。

  “我迟早得死在你们兄弟俩手上!”

  张延龄满不在乎。这种话他听多了。

  杨廷和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什么毛病。

  大概是自己真的老了。

  否则怎么会将太后的话给听错了呢?

  杨廷和郑重地朝张太后行了一礼,“劳烦太后再说一遍,老臣方才不曾听清。”

  张太后擦着眼泪,“如今活过来的那个,不知是什么鬼怪。他不是天子!”

  杨廷和疑惑地问:“太后何出此言?”

  陛下明明认得自己,怎能说不是天子呢?

  若是鬼怪,又岂会对宫中诸人这般熟悉?

  杨廷和也不是没有疑心。但宫中耳目告诉他,天子醒来后,与过去无异。熟悉的几人,都能认得出来,也知道隐秘往事。

  不放心的杨廷和还亲自试探过。

  天子对诸事对答如流,甚至还主动提及昔日东宫侍讲时趣事的细节。

  这些都是旁人不清楚的。

  杨廷和刚打消了疑虑,这边太后又怀疑上了。

  不仅是怀疑,她非常笃定这个人不是自己儿子。

  张太后哀哀道:“这天下,岂有认不出自己儿子的母亲呢?”

  说着,借着丝帕,悄悄朝屏风瞄了一眼。

  一句话,让杨廷和哑口无言。

  母子连心。

  陛下是不是陛下,这话旁人说了都算不得准。

  唯有生母所言,必是真的。

  杨廷和半点没往其他地方想。

  这天下,岂有不为自己子孙考虑的母亲?

  杨廷和长叹一声,“先前我来时,已着人通知梁储原地待命。如今看来,倒是多此一举了。”

  张太后道:“首辅老成谋国。国是自当谨慎。岂能如此言语。”

  杨廷和拱拱手,表情有些失态。

  “那就请太后懿旨,将……其幽禁吧。”

  杨廷和到底心软,说不出诛杀之言。

  张太后松了一口气。

  先前她还以为自己要多费些言语,才能说动阁老。如今看来倒是自己想多了。

  弟弟教的这番话,果然有用。

  张延龄一直隐在屏风后,听闻大事已成,按捺不住地兴奋跑出来,为张太后奉上笔墨。

  张太后嗔怨地乜斜他一眼,准备提笔。

  杨廷和意识到不对劲。

  这里头还有建昌侯什么事?

  他敏锐地意识到,太后与张延龄有所谋划。

  联系到先前兵部告诉自己的事。杨廷和很快就反应过来。

  他急忙阻止,“太后且慢,不可轻下断论!”

  张太后笔尖的墨滴落在纸上,晕开一片。

  “首辅?”

  杨廷和正色,“太后凤体违和,本应静养。但兹事体大,还望太后抱恙视朝。”

  张延龄暗道坏事,在心中痛骂杨廷和。

  这厮就是不想见他们张家好!

  张太后见弟弟拉着脸,知道不好,忙道:“此事我与首辅定下即可,何须视朝?”

  杨廷和怒道:“国是岂是一家之言就可定下的?我乃辅佐君主之臣,非伊霍之辈!”

  “还望太后明日视朝,我们于朝上分说一二。”

  说罢,瞪了一眼缩着头的张延龄,怒气冲冲地离开。

  张延龄不久后也离宫归家。

  送他的太监目送建昌侯离开,招来一个小太监,耳语一番。

  那小太监脚底抹油般朝乾清宫的方向跑去。

  正德放下手中的书,“哦?”

  倒有些跃跃欲试。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欢迎联系我们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iktxt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