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言情>弃妇?和离后,将军们每天想爬床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野象
在线阅读

弃妇?和离后,将军们每天想爬床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是时七啊言情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弃妇?和离后,将军们每天想爬床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弃妇?和离后,将军们每天想爬床》是作者是时七啊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的小说《弃妇?和离后,将军们每天想爬床》讲述的是:她是南朝长公主,下嫁柳府后,上孝公婆,下养幼弟,驸马却不知感恩、爱上穿越女。 柳旭言直言:思思是我见过的最独特的女子,她坦诚、热情、不拘小节,又有趣,还会制火药,助我青云直上。你不过是一落魄公主,陛下恨不能处置而后快,有什么能与思思比的? 孟知遥转身离开。面对世人的讥讽,她用实力说话;遇上皇帝的迫害,她将其拉下马。 孟知遥: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!皇帝,我来当!疆土,我来收!
更新时间: 2024-06-06 10:35:42
免费阅读
  孟知遥回府时,恰巧在门口遇到柳氏族老身边的小厮,小厮喜笑颜开地朝她行礼后离开。   小桃撅着嘴跺脚,“公主,柳氏族中又来要钱了,这都是从公主私库出的!”   孟知遥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,抬脚跨入柳府大门,“放心,以后,他们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。”   孟知遥刚坐下,还没喝一口热茶,王氏就上了门。   柳旭言有三兄弟,一个姐姐,他排行老二。大哥柳旭文,走的科考路线,但连续两次科举落榜,就去了私塾任教书先生,在孟知遥没过门的时候,娶了私塾老先生的女儿王氏。   王氏是个泼辣性子,刚进门的时候,掌着入不敷出的柳氏中馈,一分钱掰成两分花。还要伺候病弱的婆婆,照顾年幼的弟弟柳旭刚。   直到孟知遥进门,她才松了一口气,成群的奴仆,没钱了就找孟知遥要,也过上了人上人的日子。   她穿着大红色金缕牡丹云缎裙,云鬓高绾,簪两支金步摇,端的是一身富贵。   王氏笑盈盈地坐下,熟稔地吩咐小桃倒茶,小桃背朝着她翻了个白眼,只给孟知遥泡了茶,而后告退。   王氏尴尬地笑笑,告状,“公主,您这丫头,越来越有脾气了,我都使唤不动她了。”   孟知遥撇去茶沫,上好的铁观音香气阵阵,让人头脑舒适。   这铁观音,还是先皇给她的嫁妆,在千里外的安溪县,每年只产两斤,她爱极了这口茶,却还是将大头会分给柳府其他人,自己只余四分之一。   她有些心疼,好茶喂了白眼狼,自己却还要省着喝,好在和离后,就可以独享了。   孟知遥并不作答,“大嫂无事不登三宝殿,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?”   王氏一拍大腿,“诶呀,瞧我,闻到了公主的好茶就把正事忘了。公主,这几月府里开支大,三弟上学花大价钱请了老师,再加上刚刚族里派人要了一笔钱,现在府中已经没什么钱了,这不,马上要发下人的月例了,还要请公主支援支援。”   孟知遥瞧着她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模样,不禁在心里冷笑,这些年,真是把这些人惯坏了,她就像是柳府的摇钱树,要什么给什么。   就说三弟柳旭刚,才五岁,就以她的名义花了每月五十两束脩请了致仕的老将军启蒙武术,说是将来要走武将之路。五十两,够普通五口之家用上五年不止。明明请个武馆的师傅教些简单的武术打基础就可以,等有了基础再行其他,偏要急于求成。   她闭了闭眼,“哦?大嫂掌管中馈,府中缺银子,应该找一家之主父亲,或者找母亲,怎么找上我了?”   王氏脱口而出,“这不是母亲让我找你要吗?”   发现自己说漏嘴了,她又讪讪笑,“这不是,公主无边富贵,这府里啊,一直都是靠公主扶持,我这有困难,也是第一时间想到公主。”   孟知遥品了口茶,铁观音一入口,苦涩的味道慢慢化开,逐渐泛上一丝丝甜味,就像她现在这般境况,苦涩无比,但假以时日,是否也会迎来甘甜呢?   她突然就不想应付了,她起身,“大嫂,我乏了,府中的事情你找母亲吧,再不济,找驸马也行。”   王氏不甘心地想拦住孟知遥,小桃不知何时出现,挡在王氏身前,“柳大夫人,公主说乏了,您请回吧。”   王氏整了整袖口,嘀嘀咕咕地转身出了门。   她没有回大房,而是去了柳老夫人的屋子。   柳老夫人年轻时因为生柳旭言伤了身子,一度缠绵病榻,而柳老爷却趁机纳了一房小妾,柳老爷纳了妾之后便不再去正妻房里,气得柳老夫人病情加重,郁郁寡欢了五年。   直到柳旭言被族中看重,柳老夫人的地位才随之提高,柳老爷被迫舍弃小妾,五年前,两人又老来得子,生下了柳旭刚。   也因此,柳老夫人虽年纪不大,才三十有五,但看上去像四五十岁,也就是这两年孟知遥砸了大把的银子,又请御医又不惜成本买补品,她的身体才逐渐康健。   王氏将孟知遥不肯拿银钱的事情跟柳老夫人加油添醋地说了一番,“母亲,公主突然就不肯拿钱了,您说,是不是跟二弟纳妾有关?”   柳老夫人捏着佛珠,正色道,“公主虽身份尊贵,但嫁了人,就要以夫为天,莫说纳妾了,就是休妻,她也得心甘情愿受着!”   王氏一怔,内心泛起一阵寒意。孟知遥嫁进柳府两年,可谓是掏钱出力,从不推脱,且她身份尊贵,柳老夫人尚且放出如此狠话。   那她呢?她出身不显,要不是在柳府式微时嫁进来,如今以她娘家的情况,就是高攀。老夫人对此已颇有意见,时不时的就会念叨一下,那她们会不会有一日,随意找个由头把她休了呢?   她的后背一阵阵的冷意,柳老夫人瞥了她一眼,“你回去吧,明日,我会跟公主说的。”   王氏心有戚戚地回了大房,柳老夫人一把将佛珠拍在桌上,“好一个皇室公主!我儿守了她两年,如今不过是纳个妾,她竟耍起脾气来,连府中大事也不顾了!”   柳老夫人的陪嫁丫鬟蒋嬷嬷给她顺着气,“老太太莫气坏了身体,您如今这副康健身子可是花了不少银钱才养回来的。”   陪伴多年,她最是知道柳老夫人爱听什么,“这公主啊,虽然身份尊贵,但也是普通女子,拈酸吃醋、耍耍脾气都是正常的。正好,老太太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教教她。”   柳老夫人闻言眉眼舒展,“你说的对,这女子啊,都要经历这一遭,我当年,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么。”   她又拿起佛珠,“公主生母早逝,又有先皇娇惯着,想必也没人跟她讲这些道理,明天开始,我这个做婆母的,就教她这个理!”   柳老夫人精神奕奕,眼神里似乎透着兴奋,她是婆母,但在公主面前,从来都是伏低做小、处处讨好。   如今皇上赐婚,且进门的还是当朝权贵左相的独女,要论起地位,也不比公主低多少。   终于有机会,可以摆一摆婆母的威风了!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欢迎联系我们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iktxt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