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言情>嫁给军阀大佬后,美千金她要离婚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常读
在线阅读

嫁给军阀大佬后,美千金她要离婚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初点点言情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嫁给军阀大佬后,美千金她要离婚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嫁给军阀大佬后,美千金她要离婚》是作者初点点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的小说《嫁给军阀大佬后,美千金她要离婚》讲述的是:身为留洋归来的千金,我自知自己不适合内宅斗争。 可偏偏我嫁的人是军阀大佬。有个白月光就算了,还有两房妾室。 这真的是让人无法接受,于是我提出离婚,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 却不曾想他却红了眼眶,用轻哄的语气说:“能不能别丢下我……”
更新时间: 2024-06-08 00:09:54
免费阅读

宁祯坐在老夫人的客厅沙发,手放在膝头,低垂视线。

满屋子人,却静得落针可闻。

老夫人、三姨太徐芳渡和宁祯,都眼观鼻鼻观心,没人说话。

稍间有军医进出,也有繁繁的哭声。压抑的、委屈的。

“原来,她在督军面前,也不敢嚣张。”宁祯想。

这是她第二次见繁繁。

繁繁一次比一次过分,她连老夫人都不放在眼里。

宁祯还以为,繁繁对督军也是任性刁蛮。

可督军来了,她连哭声都是怯怯的,和徐芳渡没什么不同。

——高看她了。

宁祯娘家的兄长们,都没有姨太太,她父亲、两位叔叔也没妾室。宁祯只见过夫妻吵架,还没看到妾室争宠。

她开了眼界。

她胡思乱想,稍间的珠帘一阵哗啦啦作响,脚步声传来。

宁祯抬起头,瞧见盛长裕从稍间出来。

初夏天热,梅雨季尤其闷,盛长裕穿着军裤与长靴,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。

衬衫松松垮垮,十分不羁,从半敞开的领口可见他精壮胸膛。

他目光凛冽,先扫了眼宁祯。

宁祯收回视线。

老夫人站起身:“怎样?”

“左边肩头被打穿,不伤及脏腑,不碍事。”盛长裕说。

他说罢,又看了眼宁祯,意味深长。

老夫人顺着他的目光,也看向宁祯,差点眼前一黑。

宁祯穿着乳白色旗袍,沾染了繁繁的血和地上泥污,衣摆脏兮兮;而她因为奔跑,鬓角汗湿,发髻散了半边,摇摇欲坠,又贴着面颊。

十分狼狈!

老夫人替盛长裕娶的妻子,在内宅行走,口袋里随身带着枪,跑起来比繁繁那个野蛮人还快,老夫人简直要昏倒。

宁祯这一个月表现极好,有世家女的气度,也有督军夫人的端庄。偏偏盛长裕一来,她就是这么窘迫而粗俗。

“长裕,今天这事……”老夫人不知如何启齿。

盛长裕声音低沉,听不出喜怒:“繁繁对您不敬,又逼得夫人当众追她,实在不像话!”

老夫人:“……”

她往窗外看了眼。

日头没有打西边出来?

盛长裕对繁繁这个姨太太,维护得紧。繁繁如何闯祸,盛长裕都替她收拾,今日怎么说了句公道话?

“夫人是怎么处置的?”盛长裕看向宁祯。

“我罚她跪七日祠堂。”宁祯反应很快,没有唯唯诺诺不敢应声。

她大大方方,理所当然,反而占据了上风。

老夫人试探着看盛长裕脸色。

盛长裕谈不上高兴,却也没生气。他目光幽静,审视着宁祯,半晌才道:“就照夫人说的办。”

就这样,挨了一枪的繁繁,被关到了盛家老宅的祠堂。

盛长裕也在老宅住下了。

他当然不是到宁祯的摘玉居,而是住到了三姨太徐芳渡那里。

徐芳渡服侍他更衣,拿了簇新的衣裳过来:“裕哥,真的要关繁繁?她受了枪伤。”

“她恃宠而骄,要给她一点教训。”盛长裕换了干爽的衣衫后,懒懒倚靠着沙发。

徐芳渡端茶,又亲自给他点烟。

香烟袅袅,升腾着稀薄雾气,盛长裕突然把徐芳渡搂过来。

徐芳渡呼吸发紧。

盛长裕三两下脱了她外面罩着的薄薄衣衫,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淡紫色短袖旗袍。

“回房。”盛长裕抱起她。

卧房内,徐芳渡平躺在床上,盛长裕脱了上衣。

他胸膛结实,肌肉纹路清晰,在腹部累积分明。腰腹收窄,硬朗曲线往下,延伸进了裤腰。

徐芳渡微微颤抖。

盛长裕却把她拉了起来:“给我捏捏肩颈,酸得厉害。”

徐芳渡:“……”

她小手软软的,替他揉按肩颈处,不敢怠慢。

盛长裕却喊了门口副官:“去叫夫人来。”

副官道是。

徐芳渡:“裕哥,叫她到这里来?”

“怎么?”

“您不去她的院子?”徐芳渡说着,手上力度不减,“您还没有去过摘玉居。”

盛长裕:“少装腔作势。我的事,轮不到你多嘴。”

徐芳渡道是,低垂视线,不敢做声了。

很快,宁祯来了。

盛长裕放下了幔帐。

故而宁祯站在帐子外,只能瞧见帐内模糊的人影,似乎没穿衣服。

宁祯换了干净衣衫,重新梳了头发。

盛长裕透过帐子的缝隙,端详她片刻,一直没出声。

宁祯不慌不忙,丝毫不尴尬。

盛长裕微微一动,把徐芳渡从身后拉到了自己怀里。

徐芳渡低呼。

盛长裕眸色锋利,警告看她一眼。她就换了个姿势,安安静静趴在盛长裕怀里。

帐子外的女人,仍安静站着,眼皮都没掀一下。

“你叫宁祯?”盛长裕开口。

他已经晾了宁祯十分钟。

他不说话,宁祯就不说话,比他还自在。

“是,督军。”宁祯回答。

“你枪法不错。”盛长裕说。

一边跑还能一边放枪,而且指哪打哪,盛长裕觉得她的枪法,“不错”不足以誉美。

她枪法精湛。

“小时候跟哥哥们一起学过。”宁祯回答。

盛长裕听到这话,微微蹙眉,心底升起了厌烦。

他有多讨厌宁家那群人,言语根本无法形容。

总有一日,他要灭了宁氏满门。

这么飒爽的女郎,枪法如此好,居然出身宁家。

好比珍贵无比的蓝宝石,是从茅坑里掏出来的。

“你如今是我的妻子。”盛长裕说。

宁祯知道话里有话,只回答了一句“是”,静待下文。

“繁繁是我的姨太太,你今日这样对她,恰当吗?”盛长裕问。

宁祯:“不太恰当。”

盛长裕扬了扬眉:“哪里不恰当?”

“她对老夫人不敬,还挑拨您和老夫人的关系,惩罚她,她居然敢跑,应该就地枪决。”宁祯说。

盛长裕:“……”

宁祯:“我没打死她,的确不恰当。只因这是内宅,家里女眷多,个个胆小。死了人,恐怕姆妈心里也难受。孝道跟前,规矩可以放一放,我这才饶她一命。”

盛长裕默了片刻,猛然拉开了幔帐,从床上起来了。

宁祯视线半落,猝不及防瞧见了男人的腹肌。

他上身光着,只穿了一件亵裤。亵裤松松垮垮的,肌肉的曲线一路延伸进去。

宁祯立马转开视线。

盛长裕就这样,毫不讲究站在了她面前。

他个子高,两个人站得很近,宁祯需要扬起脸,才可以看见他的眼。

他眼睑微敛,就这么居高临下、漫不经心看着宁祯。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欢迎联系我们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iktxt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