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言情>我的兽夫柔弱不能自理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阅文
在线阅读

我的兽夫柔弱不能自理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佚名言情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我的兽夫柔弱不能自理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我的兽夫柔弱不能自理》是作者佚名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的小说《我的兽夫柔弱不能自理》讲述的是:【异能+兽世+系统+重生+独宠】 上一辈子,莫九韶穿越兽世绑定许愿系统,于是她许下回到故乡的愿望。 然而那个高高在上不可触碰,一句话就能轻而易举主宰她命运的“神明”与她日夜纠缠。 当她逃回蓝星后,她想他们都会好好的,可是她日夜做着噩梦,她的“神明”死在一个寒冷的冬日。 于是她许下第二个愿望,她想重新回到他们相遇之前。 她舍不得,他们不该是以这样的方式结局。 下一次的相逢,没有掠夺,没有胁迫…… ...
更新时间: 2024-07-09 17:40:02
免费阅读

  莫九韶并不知道,她要找的那个紫级繁衍能力的狐族雌性此时已经在亚里连亚山上了。

  带着彩月跟阿蕾到狐族地盘后,莫九韶径直走到了狐族族长的家门口。

  还没等她敲门,就有狐族兽人就围了过来,莫九韶略微数了数,有七八个,其中还有三个是雄性兽人。

  见过彩月跟阿蕾的兽人很多,而她们在部落地位足够高,那几个人上来还是很礼貌。

  “请问,有什么事吗?”

  彩月眉头微蹙,问:“你们族长呢?”

  一群狐族兽人相互看了一眼,一个编着两个辫子,头顶粉色毛茸茸狐狸耳的雌性轻言细语道:“狐族跟狼族组成的狩猎队要出门了,族长送行去了。”

  两个族群一起结伴狩猎,这是事并不稀奇,几乎每个族群都有关系不错的合作对象。

  毕竟这样不仅可以捕获更多的猎物,也能大大减少兽人们的伤亡。

  莫九韶瞥了眼这几个兽人,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她们,突然道:“你们怎么很紧张的样子?”

  她这话一出,不仅那个粉色狐耳的雌性吓了一跳,其他神游天外的兽人也被惊的回神,下意识问:“什么?我们紧张?”

  说完,觉得自己语气有问题,又斩钉截铁道:“我们才没有紧张。”

  莫九韶挑眉:“每个族群都有部落分派活,不说你们这几个雌性,就他们——”

  莫九韶指了指那三个人高马大的雄性兽人,冷哼一声:“这才上午,就有空闲在部落闲逛?”

  粉色狐耳雌性闻言,眼皮狂跳不止,这个雌性看来是有所准备,直接冲她们来的,她正准备说什么。

  队伍里一名灰发雄性兽人迈步子走了出来,看着她垂落肩膀的长耳,傲然的抬起下巴:“你一个兔族兽人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们?”

  莫九韶:“???”

  这哥们是没看到她身后的彩月跟阿蕾吗?

  彩月显然也不开心,有她们在,居然还有兽人敢怼莫九韶,她面无表情道:“资格?你们脑子没问题吧?不说就是问你们一点事情,作为祭司大人的伴侣,赫兰想把你们都赶出部落都可以。”

  狐族兽人闻言一噎,吃惊的瞪大眼睛:“她…她就是那个兔族的傻子?”

  这…

  这个雌性漂亮明亮的眼神,一点也不像傻子啊!

  莫九韶愣了一下,罕见的有些好奇:“你们没见过我?那你们怎么认定我傻的?”

  整个部落这么大,兔族兽人又比较排外,族群人又还多,原身又不太爱出门。

  就连达里都不知道她是个傻子这事是被谁泄露出去的。

  那个怼她的雄性兽人讪笑:“我们,我们也是听别人说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莫九韶看他们窃窃私语,震惊无比的模样,低头沉思片刻,心里忽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。

  她没有原身的记忆,上辈子她也查了下原身落水的原因,听说有人看见是她自己扑通跳下河里的。

  毕竟原身是个傻子,做什么都不奇怪,当时因为一心牵挂回家的事,她也没有怀疑。

  只记得是可雅还有一个叫什么…小小的狐族,是她们喊人捞了原身。

  可现在——

  莫九韶沉声问:“你们部落不是出了一个繁衍能力紫级的雌性?她叫什么名字?”

  知道她是祭司的伴侣后,几个兽人有所顾忌。

  最开始那个回话的粉色狐耳雌性怯怯道:“是,是狐小小。”

  莫九韶眸子微沉,没错了。

  可雅那个人很偏执。

  上辈子她都没对她做什么,那个雌性对她嫉妒,怨恨的情绪值加在一起都达到了185。

  原身掉河里跟她们脱不了关系。

  而且,上辈子,她只在被送给兰斯前一夜听过这个顶尖繁衍等级的狐族雌性消息。

  本来这样繁衍等级堪称极品的雌性,不可能在部落毫无动静。

  可从就那一天以后,狐小小在部落根本就查无此人。

  “狐小小人呢?”

  “我…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  莫九韶不好的预感越来越严重,冷声问:“告诉我,你们到底在这里干什么?”

  似乎是被她的气势压倒,有几个雌性瑟缩,支支吾吾的不敢说。

  还是其中一个雄性一脸无奈开口:“其实我们也不知道,就是狐小小说,她要办一件大事,等族长回来,让我们拖住族长,让他不要去找她。”

  “她人什么时候走的?”

  “就吃完早饭,有一会了!”

  “该死!”

  莫九韶转身就朝亚里连亚山跑去。

  彩月跟阿蕾听着她们的对话不明所以,可联想到之前赫兰说过祭司中毒的事情,就也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  阿蕾问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  彩月皱眉,看了眼莫九韶离去的身影,目光危险的瞥向那几个狐族兽人,然后道:“我们先把这件事告诉首领。”

  “好!”

  看着她们离开,几个狐族兽人不仅没有放松,反而更加忐忑不安。

  “这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!”

  “狐小小到底要干嘛啊?”

  “呜呜呜呜…要是出什么事怎么办?”

  “我们什么都没有做,跟我们没关系!”

  “……感觉要出大事了!”

  等莫九韶气喘吁吁跑到亚里连亚山山洞时,已经是下午了。

  毕竟从狮族到狐族花了她不少时间,而从狐族跑到亚里连亚山,更不用提了。

  要不是她现在是兽人体质,别说爬山,不用到山脚下她就该躺下了。

  这段路程的时间,对于莫九韶有点漫长。

  可当看到苍白着脸,平静看向自己的兰斯。

  莫九韶绷不住了,难受的喘着气,眼泪止不住啪嗒啪嗒往下流。

  她如今心中满溢的难受来自于自身。

  兰斯招了招手:“过来!”

  莫九韶走了过去。

  “怎么哭成这样子?”兰斯拖着她的脸,轻轻给她擦拭掉眼泪,然后像对待幼崽一样,拍了拍她的脑袋。

  “别哭了!”

  莫九韶更加绷不住了,一把抓住他,把脸埋进他的脖子:“呜呜呜呜……”

  兰斯无奈,却也任由她抱紧。

  此时她身上满溢出来的情感,似乎也让他觉得空气凝滞。

  莫九韶心里很难受。

  上辈子她不懂伪装,陌生的世界让她恐惧,所以在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,就被强行喂了药,送到兰斯的地盘。

  可她不知道,兰斯是中了毒。

  甚至是在一开始的时候,兰斯离得远远的,并没有动她。

  只是,那时候她被即将受到侵犯引起的惊惧,以及因为药效如同置身火炉的难受折磨的神志不清。

  误会了对方的意图。

  她是想杀了他的。

  然而…

  两个本身都不正常的人打着打着就纠缠在一起去了。

  她的第一次,野蛮而粗暴,没有亲吻,没有爱抚,只有疼痛万分的横冲直撞。

  那是他们糟糕的开始。

  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欢迎联系我们,一经核实,立即删除,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网(http://www.iktxt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