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穿越>庶女狂妃超给力小说最新章节(洛云初叶璟)全文免费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热门小说

在线阅读

庶女狂妃超给力小说最新章节(洛云初叶璟)全文免费阅读

景橙穿越
简介: 爱看小说推荐《庶女狂妃超给力》小说免费章节在线试读。《庶女狂妃超给力》是作者景橙实力创作的小说。主角是洛云初叶璟的小说《庶女狂妃超给力》讲述的是:大沐朝风云诡局,先帝年迈体弱,太子之位悬而未决,各路皇子虎视眈眈。 洛云初本是尚书府庶女,辅佐曜王登记称帝,却落了个儿女早逝,投身虿盆的下场。 一朝重生,势要将前世血海深仇通通讨回来! 然而,那前世的劲敌却朝她抛来橄榄枝:“与我联手,我登基,你为后。” 洛云初一拍大腿,与这丰神俊朗的睿王,才算是强强联合!
更新时间: 2021-10-24 18:26:46
免费阅读

翌日,秋桑由外头打探了消息回来,昨夜的情形与降香说的倒是分毫不差,不由也对降香多了几分信任。

洛云初并不意外。

前世为助叶少禹登基,她倒是学了些手段,识人知事便是最简单的技能。

降香面阁清润,眼神坚定,又是新来的,有几分脑子,行事胆大而心细。秋桑在庄子上不好做的事情,交给她倒十分便宜。

多了一个心腹,总归日后做起事情来不会束手束脚。

何况秋桑是看着她长大的,又是家生子,是以行事总保守了些。

若是依着降香的性子,只怕这些年早就泼辣地闹将起来了,倒能给她主仆二人多挣得几分威严。

思及此,洛云初轻瞥了秋桑一眼,心中微微叹了一声。

“秋桑,今日是什么日子了?”倒是直接撇开了这个话题。

“已是霜降前后了,”秋桑答道,“头几日张娘子还叫咱们下林子里去呢。”

“霜降……”洛云初微微一思索,起身拿了件衣裳出门,“走。”

秋桑在背后愣愣地看了她一眼,眼底有一层光亮渐渐黯淡了下去。

梅乡地处边陲,低山丘陵,一到梅雨季节便潮湿得不行,此刻出得庄子,果林里又是雾气缭绕,倒有几分仙境的意味。

已是广橘成熟的时节,庄子上大小事务忙不过来,管事的便聘了一批短工,临时过来采摘广橘。

洛云初却没心思欣赏美景,她款步走着,目光直往林子深处看去。

秋桑不解,仍跟着一路往果林深处走着。

“站住!你们两个贪嘴犯懒的丫头,不去摘果子,偷懒到这里来了!”尖锐刻薄的声音响起,紧跟着便是一声木棍击打树干的声音。

秋桑被吓了一跳,继而怒火中烧:“你看清楚了,这可是我家姑娘,不是什么丫头!”

洛云初转身,看清来人时,眼角便带上了几分嘲弄的笑。

“孙三娘子不在家中忙碌,却有心思来这里管我?”

便是意指昨夜里那桩惊动整个庄子的风流韵事了。

孙三娘子早知道来人是洛云初主仆,只是心中本就愤怒,自然想寻个出气的。

谁知道洛云初三言两语反而叫她没了脸,气得当场要拿棍子往前者身上打去,秋桑先一步护住洛云初。

洛云初后退两步,道:“孙三如今没有还手之力,孙三娘子若是憋着气,不如回去鞭笞他,倒还能出出气。”

孙三娘子拿高举的木棍落也不是,收也不是。

过去,谁不知道这天煞命格的庶出小姐是个软柿子,谁都能踩上一踩?便是真受了什么皮肉之苦,她也只能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。

可昨日她威胁张萍时的厉色,却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。

今日再见,面对欺侮,少女脸上毫无惧色,瘦削的背挺得笔直,明明还是那个人,却无端生出了千军万马的压迫感。

“三小姐,奴婢也是按规矩办事,下人们偷懒,不打不行。”孙三娘子道,气焰却是熄了许多。

洛云初冷笑:“让主子干活,棒打主子,也是规矩?”

孙三娘子一时语塞,洛云初不动声色地往果林深处望了一眼。

果林那头,便是官道。

大沐历五年,苗族小股军队屡犯边陲,睿王叶少姝率没羽军奇袭苗族大营,一举斩灭了苗疆人进犯的野心,保得十年内一方安宁。

只是没羽军中早混入了敌方细作,此战虽胜,叶少姝还是身负重伤。

算算日子,便是在霜降时节前后。

梅乡离苗疆大营不远,官道是没羽军返京的必经之路,若是时候对得上,这片郁郁葱葱的果林,便是负伤的叶少姝最好的藏身之所。

叶少姝是沐孝帝最受宠的皇子,也是叶少禹前世的死敌。

前世,她为了助力叶少禹荣登大宝,与叶少姝倒是交过几次手。

此人心思缜密,行事周全,又有心系天下的胸怀,比之叶少禹那等阴险之徒,由他来做皇帝,却是再合适不过的。

只是,这一世,她对谁做皇帝并无执念,只要不是叶少禹。

洛云初垂眸,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,但一定会给敌人制造麻烦。

叶少姝此人并无弱点,若她能在他负伤时施以援手,便是得了个天大的恩情,日后总有要他还回来的时候。

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被她给碰上。

“秋桑,走。”

洛云初佯作疲乏,转身便离了林子。

孙三娘子忪了一口气,思及方才的场面,只觉得没了脸,又气得往果树上踹了两脚泄愤。

……

夜深了,洛云初剪了灯烛,和衣而眠。

屋里阴冷潮湿,她盖的仍是夏天的薄被,秋桑去管事那里要了几次棉被,都无功而返。

萧瑟的风穿过墙面的裂缝直往屋子里钻,潮湿的空气里隐约夹杂着某种腥甜的气息,门外忽然嘈杂一片,洛云初陡然睁开眼,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便架在脖颈上。

“我无意伤你,帮我。”

男子一身夜行衣,蒙着面,只露出一双深邃的眼睛。

一只手捂着小腹处,血腥味便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。

秋桑就睡在隔壁房间,听到吵闹赶出来,迎头便撞见了此事,吓得惊呼一声。

“姑娘!”

洛云初抿着唇,揭开床板,示意男子躲入其中。

“秋桑,开门。”

行云流水地做完这些动作,洛云初铺好床板被褥,理了理长发。

秋桑捂着嘴,很快镇定下来,小跑着去开了门。

刘劲松带着几名家仆闯进来:“三小姐,庄子上闹贼,有人看到往您这屋里来了。”

话是客客气气,神色却丝毫不见恭敬。

洛云初微扬下巴:“我屋里有贼,我却不知。谁看到了?”

孙三娘子站出来,得意道:“刘管家,奴婢亲眼瞧见了,有个贼人往这院里钻呢!”

“孙三娘子家里出了往别人院里钻的人,可是将全天下人都想成了一个样?”

洛云初嗤笑一声。

一石二鸟,刘劲松与孙三娘子面子上皆是挂不住了。

“小的也是为了三小姐的安危着想,还请三小姐勿怪。”刘劲松道。

便是要强搜了。

家仆应声要搜,洛云初的神色陡然凌厉起来:“我看谁敢!”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爱看小说(湘ICP备2021013430号)